尖石秀欒、野溪溫泉
魯壁民宿

2005.01.08~09

攝影:Candy、老爺、阿伯、紋寧

一天早上,老爺興沖沖的拿了一本敗家雜誌(其實就是攝影雜誌啦)來給大家看,說裡頭有一位攝影家到尖石鄉秀欒拍了一些 美麗風景,尤其是軍監岩,看看大家有沒有興趣去看看。其實也一段時間沒出遊了,Candy把行程大概敲定後,出發。

因為星期六要上班,加上書上說最好在早上九點左右就要到秀欒,這時的天色比較好,拍照也方便,所以決定星期六 晚上出發,在玉峰住一晚,星期日一大早進秀欒,這樣比較不會累。下了班,走北二高下竹林交流道(90k),沿120縣道 往東,經過橫山、內彎到達尖石鄉。坦白說,晚上走這條路真是難走,因為過了尖石後右轉進 竹64 鄉道路況不佳,在921以及後來的 幾次颱風侵襲後,路基流失,幾乎隔幾公里就在修路。加上夜間視線不佳,雖然台北到內灣僅僅花了兩小時,但從內灣到 玉峰就花了一個小時。

我們再內灣停了一會兒,其實是被路邊的小吃所吸引。大伙看上一攤賣高粱香腸的小販,忍不住一人吃了一支。


今晚我們住的是位於玉峰村的魯壁山莊,老闆娘事先告訴我們說這天有朋友結婚,會請他的小孩來招待我們,他也說 他會打開他們家門口的藍色聖誕樹的燈讓我們好找到他們家。其實我們是半信半疑的,什麼"藍色"的聖誕樹,天呀。 竹64走了10公里,山區起霧了,茫茫大霧中實在不好走,我們不停探頭找那顆藍色的聖誕樹,希望能快快找到。 晚上找路不方便,在納羅時,要左轉不要上橋。過了上宇老就會看到那座藍色的聖誕樹,魯壁到了。

十點多,也沒什麼好逛的,外頭烏漆嘛黑,氣溫只剩5度,聽說上星期還下雪哩!我們趕緊進房取暖。 魯壁的房間還算乾淨舒服,聽說房子是老闆自己蓋的,因為現在小孩大了,所以在屋子後面再蓋一間房子 給小孩住。樓下餐廳有熱水可以煮泡麵,還不錯喔。大家進了房間,問題來了,剛剛吃的香腸起了作用, 大概因為加上山路蜿蜒的因素,想吐的想吐,拉肚子的拉肚子,我想平地人還是少吃這種重口味的東西, 尤其是睡前。

七點半起床,老闆娘也準備了早餐,簡單而豐盛的早餐讓大伙精神振作了起來。清晨的老宇村還有濃濃 的霧氣,走在魯壁的院子裡,加上不到10度的氣溫,好像住在日本的溫泉旅館,泡完湯吃完好料後出來散散步一樣。 阿伯也真夠厲害的了,一早就從台北趕來,七點多就到秀巒。

八點半出發,經過田埔,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秀欒。從馬路看下去可以看到軍艦岩這塊大石頭,旁邊這條溪叫做白石溪, 這是大漢溪的上游。我們來的有點晚,沿途的楓葉剩下不多,大概是因為冷過了,樹上的葉子掉光了,地上都是橘紅色的落葉。 也不錯啦,另一種味道。車子往前開一點,到了吊橋,把車停在路邊,走過吊橋時,發現有人在溪邊換衣服,天啊, 竟然有人帶更衣帳來就地泡起溫泉來了。泰崗溪和白石溪的交匯口有兩窟溫泉,因為路不好走,平常比較少人來這兩窟泡。 泰崗溪的溪水清澈,流量豐沛,而一旁的溫泉水溫大約45度,出水口的溫度可能更高。在這裡泡溫泉可以當作三溫暖, 熱的泡一泡再去溪水裡洗一洗。

呆了一會兒,我們過橋走回對岸,經過一堆岩石路,到了軍艦岩的對岸。從這裡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艘軍艦 從河口緩緩開出,如果再開出來一點,應該可以看到船上的五吋砲和後面的艦橋吧。

下午一點多,天色漸漸暗去,冷風颼颼,遠方的山上飄來一片烏雲,應該要下雨了。車上的溫度計只剩下十度, 還是快快往回走,免得被困在這裡。

車子開進秀欒村哩,我們向警察局借個方便後,往河邊走去。哇!這才是有名的秀欒溫泉。在白石溪旁的幾窟溫泉 可以從旁邊的小路開車下去,滿多人在泡的,只是水質實在...看起來可怕,我想是因為容易接近,所以懸浮物比較多, 還可以看到一些垃圾,真是可惜。對面的山壁上有工人鄭再噴灑一種有顏色的液體,不知道幹什麼的,遠遠聞起來 相當的刺鼻。這些工人從山上垂吊下來作業,像是攀岩的高手,也相當可怕。

司馬庫斯在尖石鄉的深山哩,聽說風景相當美,只是路途有點遠。 從秀巒進到司馬庫斯大約需要四十分鐘左右,但要申請入山證,只要帶身分證在管制哨申請即可。可惜今天的天氣已經轉壞, 下次再進去吧。

我們往回走,決定到魯壁吃午餐。老闆很歡迎我們,她說魯壁的咖啡屋是由他們家的兩個女兒掌管,餐飲也是兩個小孩 做的。咖啡屋外頭有個看臺可以瞭望整個山谷,旁邊的櫻花樹開滿了花,如果天氣沒有那麼的冷,在這裡用餐是無比的享受。 咖啡屋埵陪荅N爐,原先以為是用電熱的,沒想到真的是用炭在烤,別有一翻味道。



回家的路上經過富貴車站和合興車站。富貴車站是一個不起眼的孤獨的小車站,沒有特別的設施,也沒有人看管。 車站前的楓樹顏色正紅,我們這趟走訪竹東尖石鄉就是為了看楓樹,在這個小地方可以那麼接近楓葉。而我們要特別譴責一個人,就是這位AF先生, 他看楓葉美麗便將它摘下偷偷塞進口袋裡,更糟糕的是還被拍到,大家不要學習。


而合興車站有一段追火車的真實故事。曾春兆家住南河車站附近,當時南河招呼站還沒設立, 因此曾春兆必須每天早上到合興站搭乘五點五十分的火車上學。有一次期末考,曾春兆睡晚了, 他一想到無法補考,就想到每天從竹東站上車的彭智惠,他當時心想只要留級就配不上她了,於是他決定追火車, 從合興到九讚頭一共兩公里,火車被他追到了,而多年後他果真取了彭智惠為妻,這是屬於合興站的愛情故事。 而為了紀念這段追火車追到的姻緣,曾春兆多次向台鐵表達願意認養車站的心願,2000年時台鐵撤掉合興站派員, 而隔年六月他們夫妻總算如願以償的認養了這個車站。


下次去哪裡呢?三月的春季旅遊要走訪清淨農場,希望是個好天氣呦!

相關資訊:
魯壁山莊尖石鄉資訊服務網
秀巒溫泉1秀巒溫泉2秀巒溫泉3秀巒溫泉4